不立于危墙之下 主动离开“是非”行情

越是行情风光无限时,越是投资者一致性看涨时,往往也越是到了杀机四伏、险象环生之时。面对此等行情,请投资者多一分谨慎、少一些冲动。


故事

公元前247年,仅做了三年秦王的秦庄襄王嬴子楚薨逝,十三岁的嬴政即位。由于当时嬴政没有成年,尚无法亲政,暂时不能参与国家政治决策,所以朝政由相邦吕不韦和太后赵姬把持。作为秦国百官之首的相邦吕不韦主要负责处理具体政务和纠察百官,而太后赵姬则主要负责做决策,并保管秦王印玺与太后印玺。虽然秦国所有的权力都来自赵姬,但她并不像宣太后(秦昭襄王之母)那样具有很强的政治能力,实质上是相邦吕不韦掌控了实权,因此吕不韦权倾朝野。据《史记》记载,吕不韦不但执掌国政、蓄奴万人,还另有食客三千人著《吕氏春秋》,其权势、财富、名声盛极一时,无以复加。


秦王嬴政自小在赵国历经磨难,培养出了坚忍不拔的性格。回到秦国以后,嬴政虽年纪尚小,但志向远大,早有囊括四海之意、并吞八荒之心,并且对当时的朝局洞若观火。一直以来,秦国朝政被三大外戚势力所左右。其一是养祖母华阳太后为首的楚系外戚。华阳太后为秦孝文王之妻,华阳君芈戎的亲孙女,宣太后的侄孙女,身份显贵。其二是亲祖母夏太后为首的韩系外戚,其中还包括嬴政同父异母的弟弟成蟜。其三便是嬴政生母帝太后赵姬为首的赵系外戚。


对当时的秦国而言,虽已具备一统天下的实力,但内部各派势力错综复杂,外戚干政现象较为严重,这对统一大业形成巨大阻碍。因此,秦王嬴政明白唯有先剪除外戚势力,消除掣肘和隐患,才能顺利对外征伐,结束诸侯割据的乱世。当时,楚系外戚势力因设计陷害吕不韦不成反被贬斥打压,华阳太后之弟阳泉君流放边关,华阳太后本人被幽禁深宫,楚系势力大大削弱。而随着夏太后离世,韩系子孙代表成蟜发动叛乱失败,结果叛秦投赵,韩系外戚势力也得到清除。此时,仅存赵系外戚势力一家独大了。


公元前239年,秦王嬴政年满20岁。依据秦礼,嬴政到了举行冠礼正式亲政的年纪,但太后赵姬与相邦吕不韦权力欲很重,不肯立即放权,以各种理由推迟嬴政加冠时间。为了早日实现心中夙愿,秦王嬴政不得不颇费周折以剪除赵系势力——采用“郑伯克段于鄢”的方式,一方面,默许太后破例封宦官嫪毐为长信侯,把山阳地和河西太原郡作为其封地。当时秦国总共约十四个郡,嫪毐占了两个半郡,并且都是富庶之地,嫪毐一举成为战国时地盘最大的封君,这等于助长了其反叛实力。另一方面,嬴政继续纵容嫪毐扩张势力,嫪毐以太后代理人的身份,家中蓄养门客和奴隶数以千计,迅速成为“咸阳新贵”。


有时富贵荣华来得太快,容易让人迷失自我。志得意满的嫪毐非但不加以收敛,反而变本加厉作奸犯科,惹得朝野神人共愤。于是乎,就在嬴政行冠礼之前,有人告发嫪毐秽乱宫闱。得知消息的嫪毐决心孤注一掷,先发制人,遂伪造秦王与太后印信,领着家奴门客和少数受骗的军队发动政变。结果可想而知,秦王嬴政早已布下天罗地网,嫪毐以兵败被擒收场。


据《史记》记载,嫪毐被处以车裂之刑,夷三族。而嫪毐曾为吕不韦门客,并被推荐进宫。依据秦律,吕不韦受到牵连被罢黜相位,迁居食邑洛阳。三年后,吕不韦服毒自尽,太后赵姬则迁往雍城思过。秦王嬴政亲政,以摧枯拉朽之势消灭了赵系外戚势力,稳定了朝局,消除了内患,为对外统一大业打下了基础。


生于谨慎,死于冲动。太后赵姬、相邦文信侯吕不韦和宦官长信侯嫪毐皆市井微末出身,得势以后风光无限,位极人臣,但不知满足,权力欲望熏天,惹得天怒人怨。秦王嬴政不愧为高明的政治家,懂得“欲使人灭亡,必先使其疯狂”的道理——人一旦进入疯狂的非理性状态以后,往往会干出不计后果的事情来,判断力、洞察力以及对危险的感知度将大幅下降,犯错的概率也就会显著增加,那样离失败也就不远了。


启示

读史能明理,读史也能让投资者看清行情的本质。2020年12月,黑色系部分商品持续单边快速拉升,短期内累计的涨幅不仅刷新历史纪录,价格还接连创出新高,多头情绪日趋高涨,理性投资渐渐被抛却,非理性投资者的冲动思维占据主导。此时此刻,无论是继续追涨还是摸顶,风险都很大。虽然监管部门多次提醒市场风险,并采取相应的预警措施,同时联合多部委出台干预措施,但容易冲动的投资者对于“勿谓言之不预”的警告已经麻木,甚至充耳不闻。要知道,没有只涨不跌的商品,现在涨得越凶,将来价格回归价值就可能跌得越惨。


俗话说:“水满则溢,月满则亏。”越是行情风光无限时,越是投资者一致性看涨时,往往也越是到了杀机四伏、险象环生之时。笔者善意提醒投资者,进入期市,一旦面对此等行情,请多一分谨慎、少一些冲动,保持头脑清醒,不立于危墙之下,主动离开“是非”行情,如此才能提早感知风险,远离危险。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6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头像
欢迎您留下宝贵的见解!
提交
头像

昵称

取消
昵称表情代码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