始终保持进可攻、退可守姿态

近日,家母突发高血压并发心悸,平日在家里事事说一不二的囧妈一下子颓唐了许多,只能软倚床榻,手扶胸口,眼神兵荒马乱。一家人措手不及,除了带她看病买药,我也拿起医学书籍进行学习,除了了解到减肥是高血压患者的刚需外,竟也从中读出了投资者的心酸。


按业界说法,行医和投资一样,需要时刻战战兢兢、如履薄冰,毕竟“医药为用,性命所系”,医生自己也承认,做久了难免大意。其实,医学专家的自我反思与期货人常常挂在嘴边的“看山是山,看山不是山,看山还是山”如出一辙,真正的危险总在你以为的安全之后,虽然人人都知道交易背后是凶险的人性,市场总有办法来引诱你,让你抛却不安、放松警惕,但人人都会忘记自己正在和狡诈、冷酷、残暴的敌人交战。


众所周知,股神巴菲特在今年4月卖出1300万股达美航空,金额达到3.14亿美元,同时售出西南航空,而时隔一个月股东大会召开,巴菲特回答提问时承认,在评估航空公司股票时他犯了一个“可以理解的错误”,由于新冠疫情导致全球范围内的旅行停止,所以航空公司的股票价格急剧下跌了。这已经不是巴菲特第一次在航空股上栽跟头,早在1989年他投资了美航集团,不幸的是,第二年航空业经营环境急剧恶化,直到1997年他才安全拿回本金。只是“人似秋鸿来有信,事如春梦了无痕”,2016年巴菲特相继投入70亿—80亿美元,再次大量购入四大航空公司的股票,信心十足且不断加码,持股占比超过14%。虽然独到的价值投资让巴菲特成为传奇,但在航空股面前他吃了一个又一个亏。


实际上,每个投资者都会在爆仓之后,深刻领悟“没人能跟对所有的价格波动,市场是不可战胜的,并且它永远也不会放下教鞭,所谓的常胜将军也只是败仗打得少一点而已”,但“心者,五脏六腑之主也;心动,则五脏六腑皆摇”。举个例子,即便杰西·利弗莫尔认定市场正处于牛市,看好多头,他也不会急不可耐地全部买入,而是先少买一点试试水、敲敲门,等到市场给他信心,再进一步加码买入,但事实证明,杰西·利弗莫尔自己也没能说到做到。因为市场的反复一刻不停,那些K线让人的心情忽上忽下,市场用利而诱之、乱而取之的伎俩,赢在了投资者的心存侥幸和自乱阵脚上。说到底,似乎是一些看不见的东西决定了每个投资者的“天花板”,有人归结于修养、有人归结于心态、有人称之为境界,无论是什么,都需要持之以恒。


其实,这并非是投资者独有的宿命或遭遇,医学中有一种相似的说法,叫“慢性病心理”。比如,高血压、糖尿病这类常见的慢性病人,由于病程长,病情迁延不愈,他们需要长期服药来控制血压和血糖达标,预防引发心、脑、肾等器官的器质性病变。换句话说,一旦确诊,一把达摩克利斯之剑就已悬在患者头上,视而不见的后果近在眼前。


对于投资者来说,一旦进入市场,就要身兼医生和病人两种角色。既要直面问题、勇于探索,也要始终保持进可攻、退可守的姿态,绝不固执己见,沉迷于“我对,我不可能错,我就不信我会错”的危险游戏里,这样才能避免输得遍体鳞伤。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6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头像
欢迎您留下宝贵的见解!
提交
头像

昵称

取消
昵称表情代码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