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5月进口及库存解读报告

——棕榈油开斋节备货未显著体现,港口库存持续处于同期低位

印度炼油协会(SEA)于6月14日发布了2022年5月印度植物油进口及库存报告。数据显示,2022年5月印度食用植物油进口量为101万吨,较上月增加11.7%。环比虽有所回升,但仍低于历史同期的五年均值,处于历史同期偏低水平,同比则减少17.1%。

图片[1]-【SEA】5月进口及库存解读报告-期货圈

图片[2]-【SEA】5月进口及库存解读报告-期货圈

图片[3]-【SEA】5月进口及库存解读报告-期货圈

从当月的分类别进口数据来看,5月葵油和豆油皆出现增量,豆油增长最为明显,而棕榈油进口环比下滑。其中,印度棕榈油(不含棕仁油)进口量为50.98万吨,处于历史同期较低,低于历史同期的5年均值,环比减10%,同比减33%;当月棕榈油进口占比从64%降至51%。具体来看,5月CPO进口量达40.9万吨,较上月的41.5万吨略减0.6万吨,减幅仅为1%,但处于历史同期偏低水平;RBD进口量为10.1万吨,为连续3个月下滑,环比减少了4.9万吨,减幅为33%,亦处于历史同期低位。从累计进口量来看,CPO1-5月累计进口167万吨,同比大幅减少46%,而RBD1-5月累计进口94万吨,同比大幅增加6976%,已超过去年RBD全年进口量。这其中的原因可能是自去年初以来无论是CIF、CNF还是FOB价格,RBD均比CPO价格略低,同时印度自去年6月30日起取消了为期一年多的对精炼棕榈油的进口限制,并多次下调RBD进口关税,有利于吸引贸易商加大对RBD的进口。

对于印度在开斋节和斋月是否会提前备货也是市场普遍关注的一个点,以往普遍的认知是印度可能存在提前备货的情况,为了验证这一观点,我们选择过去几年的斋月起始日和开斋节所在自然月的进口数据进行对比。

图2展现了印度开斋节所在公历月份及其前两个月在各年的棕榈油进口量。图中“斋月”标签指代的是斋月起始日所在公历月,也就是开斋节所在月的前一个月。因此,从图中可以看到,开斋节前两个月的棕榈油进口量并没有显著高于开斋节所在月,这也意味着棕榈油提前备货的情况在印度进口数据中并未得到明显体现。而考虑全部食用油的情况,见图3展示的印度开斋节所在公历月及其前两个月在各年的食用油进口量,从图中可以看到,开斋节前两个月(即斋月前一个月)的食用油进口量在9年中有5年略高于开斋节所在月的进口量,不过考虑到这一结果仍不普遍,意味着开斋节前备货的情况仍未在数据中显著体现。我们认为出现这一情况的原因可能有二:1. 各年情况并不一致,当年斋月和开斋节可能正好与某些政策或事件共同影响了印度的棕榈油进口,比如2022年开斋节所在月正好与印尼禁止出口的政策碰撞,无法说明印度进口量的变化是由某一单一变量影响的结果。2.数据统计口径存在差别,买船与实际到货之间存在时滞,开斋节的备货并不一定会在当月的数据上完全展示。

另外,豆油的进口量增长较为明显,环比增幅为37%至37.3万吨,处于历史同期的高位,这主要是由于在俄乌冲突仍未有效解决的情况下,印尼在4月中下旬又实行棕榈油出口禁令,使得印度油脂进口结构发生一定转变,棕榈油的需求向豆油转移。

图片[4]-【SEA】5月进口及库存解读报告-期货圈

图片[5]-【SEA】5月进口及库存解读报告-期货圈

图片[6]-【SEA】5月进口及库存解读报告-期货圈

图片[7]-【SEA】5月进口及库存解读报告-期货圈

图片[8]-【SEA】5月进口及库存解读报告-期货圈

图片[9]-【SEA】5月进口及库存解读报告-期货圈

图片[10]-【SEA】5月进口及库存解读报告-期货圈

图片[11]-【SEA】5月进口及库存解读报告-期货圈

自4月中下旬受印尼对棕榈油出口禁令的影响,市场对棕榈油供应产生担忧,推动棕榈油价格出现小幅上涨。不过在5月19日印尼宣布从5月23日起解除棕榈油出口禁令,自4月28日起至5月23日,出口禁令政策一共维持了25天。5月份印度CPO和RBD进口到港CIF价升至1811美元/吨和1769美元/吨,环比小幅上升1.1%和1.2%;豆油和葵油CIF价格自4月达到历史高位后小幅回落,分别降至1889美元/吨和2134美元/吨。由于豆油和葵油价格有所下降,而CPO价格小幅上升,这也使得豆油和葵油对CPO的价差收窄至78美元/吨和323美元/吨。

图片[12]-【SEA】5月进口及库存解读报告-期货圈

图片[13]-【SEA】5月进口及库存解读报告-期货圈

图片[14]-【SEA】5月进口及库存解读报告-期货圈

从市场年度来看,印度食用油需求总体稳定,虽然近几个月油脂价格持续大幅上升,但似乎并未对需求产生较大的抑制作用。截至2022年5月,印度2021/22年度(始于2021年11月)食用植物油累计进口量为755万吨,较去年同期基本持平。从结构上看,印度棕榈油累计进口369万吨,进口占比为49%,较去年同期的59%出现明显下降,豆油的占比则显著上升,从22升至34%。

图片[15]-【SEA】5月进口及库存解读报告-期货圈

从分国别进口情况来看,5月印度主要从阿根廷、俄罗斯进口葵油。棕榈油依然从马来西亚和印尼进口,不过从印尼进口的CPO大幅下滑,转向了从泰国大量进口CPO,实际上这并不是第一次从泰国进口CPO的量大幅超过印尼,这与近两年印尼有意识的缩减CPO出口不无关系;而从马来进口的CPO和RBD较4月均出现降低,其中RBD减幅大于CPO减幅。

图片[16]-【SEA】5月进口及库存解读报告-期货圈

图片[17]-【SEA】5月进口及库存解读报告-期货圈

库存方面,5月印度食用植物油库存为225万吨,环比基本持平,处于历史同期偏高水平。其中港口库存为48.4万吨,环比增6.8万吨(16%),不过仍处于历史同期低位;流通库存为176.5万吨,环比减少5.5万吨(-3%),创历史同期新高。从港口库存结构来看,棕榈油港口库存为21.8万吨,环比减1.7万吨,为3月来连续两个月下降,库存水平仍处于历史同期偏低。另外,虽然棕榈油仍占据绝对地位,但占比从前一个月的56%下降至45%,而豆油、葵油的占比则分别升至34%和21%。

图片[18]-【SEA】5月进口及库存解读报告-期货圈

图片[19]-【SEA】5月进口及库存解读报告-期货圈

图片[20]-【SEA】5月进口及库存解读报告-期货圈

图片[21]-【SEA】5月进口及库存解读报告-期货圈

展望6月,目前225万吨的库存水平完全可以满足印度国内1个月的消费需求。不过从港口库存来看,印度食用植物油港口库存仍处于历史同期低位,而棕榈油港口库存偏低,补库存的需求仍存。随着印尼解除棕榈油出口禁令并加速出口,棕榈油价格高位回落,若后期豆棕价差、葵棕价差持续扩大,那么棕榈油相对豆油和葵油存在一定的价格优势,油脂进口有望向棕榈油转移。从进口利润来看,当前印度毛棕和精棕进口利润相对较差,而印度5月底宣布将其每年进口的各200万吨葵油和豆油的税收全免,豆油进口利润在免税之后持续增加,这有利于吸引贸易商增加豆油的进口,不过由于政府分配程序至少需要15天时间,预计免税对棕榈油进口产生的不利影响会在6月之后显现。综合来看,在印尼棕榈油加速出口以及豆油、葵油供应偏紧的情况下,预计6月印度棕榈油进口量有望增加。

图片[22]-【SEA】5月进口及库存解读报告-期货圈

图片[23]-【SEA】5月进口及库存解读报告-期货圈

图片[24]-【SEA】5月进口及库存解读报告-期货圈

图片[25]-【SEA】5月进口及库存解读报告-期货圈

图片[26]-【SEA】5月进口及库存解读报告-期货圈

图片[27]-【SEA】5月进口及库存解读报告-期货圈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6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头像
欢迎您留下宝贵的见解!
提交
头像

昵称

取消
昵称表情代码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