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货投资成大功者应不谋于众

 期货投资成大功者应不谋于众

When you are right,you cannot be too radical;When you are wrong,you cannot be too conservative.——Martin Luther King, Jr. 

意思是,假如你是对的,则无论怎样激进总不嫌过分;但如果你是错的,则无论怎样保守也不嫌过分。
“论至德者,不和于俗;成大功者,不谋于众。”——《商君书》

期货
三个臭皮匠顶不了一个诸葛亮
     在期货圈,三个臭皮匠顶不了一个诸葛亮,人多了反而无益于做出好的决策。你可能不愿意相信,或许也不能接受,怎么可以不集思广益呢?问题是你能否找到确实有真知的人。

     在期货圈,众人之长极难累加。每一个成功者都有适合自己风格的交易方法,每一个投资建议也都有其自身的前提和假设。入场与离场的时机选择因为交易方法的不同而存在着较大的差异,有时这种差别就像英语谚语所说的“One man\’s meat is another man\’s poison(一个人的佳肴常是另一个人的毒药)”。而且,问题又在于,往往讨论中的每一个人又都自说自话,都认为自己最正确,甚至会自认为是最了不起的。

谈论起行情来,也决不会承认自己是无知的,常有阿Q说自家祖上也曾阔过的那种情形——“我们先前——比你阔得多啦!你算是什么东西!”当然,在证券市场你也会常常见到此种情形。

     阿Q押牌宝,也有不幸而赢了一回的时候。每个人投资基本上都会有过正确的判断,也或曾有过辉煌,其实按照概率计算,确实人人皆有可能。但也许正是这一回,会让其飘飘然地感觉自己就是投机界的天才,于是像守株待兔者一样,把偶然当成规律。

     大多数的行情讨论会,尽管讲演者口若悬河,很多观点也有理有据,实际上却无甚意义,据此操作有时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情,理由可能完全正确,但钱却赔了。不错,期货圈就是一个多数人为少数人打工的地方。这是一位金融学博士用英语总结的,他说:“期货圈是一个‘the many labour for the one’的地方,大多数人都只能成为多数(many)。如果用‘一将功成万骨枯’来形容期货圈可能过分了一些,但是用‘一人欢笑千人泪’来描述,或许还是很恰当的。多数人都将是长期输家,眼泪多于欢笑,只有少数人会成为赢家。期货圈毕竟是风险转移的场所,并非人皆宜之,只能是爱好风险的冒险家的乐园。”

    《淮南子·人间训》中说:“今万人调钟不能比之律,诚得知者,一人而足矣。”参与决策人的数量并不等于质量,低层次的智慧累加并不能产生适合于期货投资的高远智慧。曹操讲,“以道御之,无所不可”。投机有道之人,完全可以“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独与天地精神往来,闷声发大财的。

     知    难
   有人说,让人捉摸不透的东西有四:外交官、女人、螃蟹、期货。前三者似去还来,似来还去,瞻之在前,忽焉在后。期货则是似涨还跌,似跌还涨。期货行情的走向,也几乎常被大多数人的想法证明是不对的。市场也常拿人们的理性开玩笑,如果你一直顺着理性的思路投资下去,就会得到与理性相反的投资结果。正如电视剧《马大帅》片头曲“生活就是这么怪”中所唱“哎咳怪怪怪,生活它就是这么怪,老天常把玩笑开……想要得的你得不到哇,没想得的那个它还来了……”于是就有许多好动脑捉摸的人,把自己恶劣的经营与期货风险大或者期货是赌博混为一谈。

     期货投资能否成功也并不是多数人常挂在嘴边的那句话——“主要是心态问题”。不过,失败的投资者确实存在一个心态问题:他们一半的时间用于抱怨自己心态不好;另一半时间则处于心态不好的状态之中。
     期货分析师也有两种:其一是用脑来分析的;其二是光用舌头的,随意性很大。用脑来分析的又有两种:一种是知道自己无知的;另一种是不知道自己无知的。有些观点言之凿凿,难以辩驳,实际上不过是似是而非。另外,期货圈中存在着这样一种现象:大多数交易者的头脑中,都装满了太多的“自我”,基本上已没有多少余地来容纳不同的意见。

    期货投资看上去确实很简单,就是买和卖而已,而且人人都可以说上几句,有时听上去,似乎言者皆是大师,投资者也都或曾有过美妙的一瞬间,但更多的却可能是不堪回首的日子。在市场中,你总会看到有些人顽固地想让行情的走势与自己的想法和谐一致。有些人固步自封,老是瞧天不看地,或者反之,结果或摔跟头或输得惨烈。有些人或为经验所困,或为所学而扰,事实告诉我们:对于绝大多数人而言,期货圈的经验真得没有告诉他们什么有用的事情,而有些人却只有经验。有些人则是只见已然,不见未萌,缺乏与时进退、与势屈伸的应变能力。期货投机,有真知难,真正掌握投机之道者甚少。当然,知难,行亦难。

     我们常说,期货交易要想成功,其交易系统一定要简单化,简单到看上一眼就知道该持有什么样的头寸,是有所为还是有所不为。但往往做简单的事情,需要的却是不寻常的头脑,这种简单也不是仅凭经验运作或者靠拍脑袋来决定的。

     其实,大多数投资者在期货圈投机,赔钱的结局从其进入期货圈的第一天起就已经注定了。因为没有一套成熟的理论,没有一套切实可行的交易系统(稳健的盈利模式),其行为就好比“盲人骑瞎马”,危险自然可知。“岁寒,然后知松柏之后凋也”,几个牛熊转换之后,是被市场淘汰,还是成为长期的赢家便可见分晓。

       行情不待人
     期货圈阴阳相接,变化不断,机会总有。但就长期而言,真正好的入场、离场时机难得而又短暂,错过了这一时机,就会造成投资上的被动。当一个宝贵时机来临之际,必须坚决果断入市或离场,行情是不会等待大家去商议讨论的,如果再报告请示,则恐更迟矣,“议犹未定,时机已去”。

     其实,历史上也有很多相关故事,有人讲关于西晋亡国的故事,就可用“议犹未定,兵已渡江”来形容。
      成大功者,不谋于众
    在期货圈,每一个参与者都有过去,但并不是每一个参与者都有将来。做期货,人不必多,有真正的高手一人足矣,以其有真知者寡矣。大多数人是不可以与之商榷的,与之讨论只会徒增辩尔,正如公孙鞅所言,一开始做事时不要与老百姓商量,老百姓只可以一起享受成功的果实。

     这就注定了成功者就是那些能够忍耐寂寞的独行者,这些独行者按照自己的投资哲学和交易系统独自操作,不与众人谋划,有时在外人看来他们的表现近乎狂傲,其实也是无奈。不过,这些人却时常对市场表现出谦恭的一面,他们不谋求操控市场,对每一个期货品种的参与量,都以不会给行情走势带来大的影响为准,一旦入场,就会时刻为难以预测的意外事件做好准备。

     在期货人的一生中,最后悔的失策恐怕就是有机会按照自己的方法干出点辉煌的事而没干。一位投资者不愿让自己有这种后悔,其也颇有自己的风格,他改编了杨绛先生翻译的诗,说:“我和谁都不争,和谁争我都不屑;我爱大自然,其次是期货;我双手敲着键盘,靠自己的智慧生财;行情来了,我就做期货;没有机会,我就到大自然中去。”他还说:“凡交易如果不符合自己的交易原则,那么虽百万人在做我也不做。自己的做法,看上去有一点循规蹈矩,但也只有如此才能保持原则的一致性。反过来也是一样,要有‘虽千万人,吾往矣’的独行天下的勇气。只有这样,才能做到荀子讲的‘循道而不贰,则天不能祸’。” 

     期货难以捉摸,捉摸不透怎么办?那就不要去捉摸,研几穷理,建立起一套简单有效的交易系统顺着市场走,然后克己复礼、不忧不惧、乐道顺天去操作,或可存心养性并过上优悠自在的生活。

     期货行业是一个管理风险的行业,期货圈也是一个风险转移的场所,害怕或者无能力承受风险的人就不应到期货圈中来。金融投资市场的大部分投资者所犯的第一个错误,就是进入了这个市场。但在期货圈又是完全可以大有作为的,首要的就是要有切实可行的投资之道。成大功者必是“躬行君子”,掌握了投机之道并能行投机之道。春生夏长,秋收冬藏。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唯道是从,何须谋于众。大道在手,运筹帷幄之中,不出门发大财。期货圈充满希望,充满冒险。凡想通过今天的投资,让明天的生活更美好的人,或均面临这样的选择——要么委托专业人士理财,要么就要有独行天下的勇气。

     附:《商君书》中的两段文字,供投资者借鉴——
     公孙鞅曰:“臣闻之‘疑行无成,疑事无功’,君亟定变法之虑,殆无顾天下之议之也。且夫有高人之行者,固见负于世;有独知之虑者,必见骜于民。语曰‘愚者暗于成事,知者见于未萌。民不可与虑始,而可与乐成’。郭偃之法曰‘论至德者,不和于俗;成大功者,不谋于众’。法者所以爱民也,礼者所以便事也。是以圣人苟可以强国,不法其故,苟可以利民,不循其礼。”

     公孙鞅曰:“子之所言,世俗之言也。夫常人安于故习,学者溺于所闻。此两者,所以居官而守法,非所与论于法之外也。三代不同礼而王,五霸不同法而霸。故知者作法,而愚者制焉;贤者更礼,而不肖者拘焉。拘礼之人不足与言事,制法之人不足与论变。君无疑矣。”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头像
欢迎您留下宝贵的见解!
提交
头像

昵称

取消
昵称表情代码图片